一段时代已经过去,每次想起来曾经的人都觉得遗憾远大于温暖,她们那么耀眼那么温柔那么遥远,最遗憾我没有在那个时候多和她们多说几句话,告诉她们我有多么喜欢那些从她们心里倾泄出来的文字。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乡远去不得,无日不瞻望。
肠深解不得,无夕不思量。
况此残灯夜,独宿在空堂。
秋天殊未晓,风雨正苍苍。
不学头陀法,前心安可忘。
                                    ...

贺红《妥协》长评

@泊小雨  贺红哨向长篇《妥协》第一章

(双引号中间的黑体出自《妥协》原文)

剧情梳理:

“而少年时候的爱情更是如此,心动的总是如此突然,而又突然的如此亘古。”

相逢俱少年,莫关山在一个夜里遇到了贺天,他们的生命轨迹从此相交。

莫关山第一次心动,是因为贺天在走廊上被女生包围却显得游刃有余的时候递给他的那个眼神,好像贺天的眼里只有他一个人。贺天也在篮球场上,对这个不服输且张扬的红毛产生了占有欲。

与见一和展正希发生冲突之后,昏迷中的莫关山打开了精神屏障,贺天得以窥见他的精神世界,也确定了他是一名刚觉醒的向导。然而塔区的生活并不简单,贺天不想让莫关山卷入是非之中,他

© 抱紧瞎子的大腿 | Powered by LOFTER